张学思文革时被关押:想吸口新鲜空气都不行

时间:2019-08-10

  张学思同志两眼含着悲愤的泪花,指着用铁丝拧着的窗子说:“你们不给我吃,那让我打开窗户呼吸点新鲜空气总该可以吧!两年多来,你们把我关在不透气的房间里,空气是那样混浊,怎叫我不得病呢?外面空气那么新鲜,对我这样得肺结核的病人是多么需要啊!难道吸点新鲜空气都不行吗?”

  文章摘自:《人民日报》1978年12月12日第3版,作者:范朝福,原标题:怀念张学思同志

  张学思同志离开我们八年多了。他那崇高的革命品质,经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回忆起和他相处的情景,怀念之情难以抑止。

  张学思一九一六年生于辽宁省海城县,他父亲是张作霖。他的少年时代,正是中国军阀混战,日寇入侵,内忧外患日益深重的时代。他出生于大军阀的家庭,但对官场里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现象非常反感。他通过阅读进步书籍,逐渐产生了民主、自由、反帝、反封建的思想。一九三三年,十七岁的张学思在北平参加了我党领导的“反帝大同盟”。接着,由王岳石同志介绍加入了中国。不久,党为了扩大武装力量,派他到军队里去做“兵运”工作。张学思同志坚决执行党的指示,香港马会开奖资料在那里做了很多艰苦的争取工作,但是,由于加强了对其军队的控制,“兵运”工作未能取得胜利。

  “兵运”工作失败后,张学思同志又节衣缩食,把省下来的钱资助进步刊物《黑白导报》,以揭露统治的黑暗,宣传我党的政治主张。

  当时,北平的地下党计划筹买一批武器,派张学思同志去搞一些钱。他接受任务,到了天津,家里人不让他走,但他想办法,还是从家里溜了出来。不久,为在东北军中开展工作,党决定利用他哥哥张学良的关系,派他到南京中央军校学习。正在这时,发生了“西安事变”,张学思同志被软禁起来。南京一些要员想拉拢张学思同志,要介绍他到胡宗南部队中去“练达练达”。张学思同志坚定地回答说:“我不能上圈套,我不去胡宗南那里。”此后,他冲破重重阻拦,到了济南,与党取得了联系。

  “西安事变”后,独夫民贼蒋介石继续奉行对外消极抵抗、对内积极的政策,扣留了主张停止内战、团结抗日的将领张学良和杨虎城。敬爱的周恩来副主席,指示张学思同志到上层人物中,进行争取释放张学良和杨虎城的工作。在这几年间,他遭到一些挫折,但这个封建军阀家庭的叛逆者,立志为奋斗到底的革命青年,并没有动摇,他的心中象一团火,越烧越旺!

  一九三八年十月的一天,周恩来副主席和同志在八路军武汉办事处接见了张学思同志,表扬他是个思想进步的青年,同时指出:他以前接触到的革命理论是零零碎碎的,党决定派他到延安去学习。分手的时候,周副主席让邓大姐送他出门,再三嘱咐他路上要小心,要注意安全。

  张学思同志风尘仆仆来到革命圣地延安。伟大领袖毛主席接见了他,亲切地对他说,这里环境艰苦,问他生活习惯不习惯,鼓励他好好地学习。张学思同志牢记毛主席、周副主席的谆谆教导,不仅刻苦学习革命理论,而且处处和工农出身的同志打成一片,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他每天很早起床,把大家的洗脸水打好,地扫干净,把火盆点旺,然后,跑到野外锻炼身体。在延安学习期间,同志们都称他是学习、工作的模范。

  延安学习结束后,党派他到敌后去工作。一九四○年,他带领一支队伍开往冀中军区,在司令员吕正操同志直接领导下进行战斗。他作战勇敢,不怕牺牲,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一九四五年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党中央任命他担任辽宁省人民政府主席兼省军区司令员、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当时,反动派为了争夺东北人民抗战胜利果实,重新启用一些旧东北军的上层人物,并给他们以“高参”、“参议”、“特派员”之类的头衔,派到东北与我方搞所谓“和谈”。实际上蒋介石妄图利用东北人劫收东北。和谈中,的代表对我方提出,东北两个政府合并起来为好,要张学思当主席,派副主席,现有人员一律不动,不足人员由双方协商补充。对这个重要原则问题,张学思同志及时向党组织汇报,坚决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彻底撕破“和谈”的假面具。的阴谋失败后,南京军统局准备再派人到东北找张学思“策反”。军统局东北区给南京回电说,张学思在青年时期就参加了,他的思想早已被赤化了,你们再派人来谈也是白搭!

  张学思同志在东北工作期间,面对这种错综复杂的尖锐斗争,以一个员的坚定立场,无情地揭露和打击了敌人。在解放战争时期,他为党的统战工作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一九四九年春天,人民解放军在毛主席英明指挥下,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祖国的南方挺进,蒋家王朝临近末日。这时,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留在辽宁工作的张学思同志,向党中央要求到海军工作,决心为建设人民海军和解放台湾贡献自己的一切。

  当年三月,中央急电张学思同志,即刻到北京。到京后,他见到了毛主席和周恩来副主席。毛主席、周副主席同意他到海军工作,指示他在打捞起义的重庆号军舰之前,先到苏联学习。在去苏联途中车过沈阳时,张学思同志没有顾得上回家看看刚刚出生的大女儿。后来,他爱人才知道张学思同志已经调往海军,而且还去了一趟苏联。然而,当时他爱人不清楚他在哪里。又过了半年,才知道他在大连海校工作。在这段时间,张学思同志为打捞重庆号、开办安东海校、筹备大连海校,为创建人民海军,废寝忘食,到处奔忙。

  张学思同志在大连海校工作期间,物质条件差、师资缺、教材少。他带领教职员工,克服种种困难,自力更生,因陋就简,把大批从陆军调来的干部和青年学生,培养成为各种专业技术骨干,不断地为年轻的人民海军输送干部。

  一九五○年,周总理和同志到大连视察。张学思对总理说,自己对海军的许多业务还不懂。总理鼓励他,下功夫钻它三年五年,一定可以由外行变内行。遵照周总理的指示,张学思同志更加勤奋地学习,更加刻苦地钻研海军业务。

  一九五三年,毛主席发出“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的号召,张学思同志被调到海军司令部当副参谋长。他兢兢业业,刻苦学习,忘我工作,时间表每天都排得满满的。他说,要实现毛主席关于建设强大海军的指示,就要争分夺秒地工作、学习。他白天努力工作,晚上回到家里就看书学习,钻研海军业务。孩子们求他领着出去玩玩,他总是笑着说:“等爸爸将来有空,再带你们出去玩。”当时,干部每年有休假疗养制度,张学思同志把下面的同志都安排得好好的,自己却没去疗养过,把一切时间、一切精力都用在海军建设事业上。记得他任海军参谋长时,在干部大会上提出“约法三章”。他说,我严格要求你们,也希望你们严格要求我。张学思同志工作认真,作风正派,生活紧张,堪称我们的好榜样。

  一九五四年,浙东沿海形势紧张,张学思同志亲临战斗第一线。后来,毛主席和指示,要加强建设西沙群岛。西沙群岛远离祖国大陆,敌情复杂,他又带头去西沙。当时,海上刮着六七级大风,军舰的桅杆被风浪打坏了,张学思同志镇定自若,指挥战艇继续破浪行进。第二天到了西沙,他不顾航行的疲劳,马上登上岛去,掌握建设西沙的第一手材料。有一年,潜艇进行首次远航,张学思同志主动请求率艇出海。在高达摄氏四十多度的舱室里,他和水兵们同甘共苦,工作战斗了三十多个昼夜,摸索和总结了潜艇远航的经验。潜艇远航归来,张学思同志脸色苍白,身体十分虚弱,当大家扶他上岸时,在场的同志无不为他的工作精神所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