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参谋长张学思遭诱捕(1)

时间:2019-09-10

  第八章 第一个蒙难的张霖之部长(3):“我很难过!一个人大代表就这样死了。”

  在相当长的日子里,张学思受到了残酷的迫害和折磨。虽然参加革命几十年,但由于他特殊的身份和长期从事军事工作外很少参加党内的政治运动,很少有党内斗争的经历和经验。在他的心目中,党一直是一幅纯洁完美的图画,一直是一个高大神圣的形象。他越是坚信党,就越是不理解他目前的处境。

  为发展自己在海军的势力,派打手李作鹏等人去“掺沙子”。张学思挺身而出,仗义执言

  1970年5月末,正当“”狂潮迭起之际,又一颗将星陨落大地爱国将领张学良的胞弟、海军参谋长张学思将军蒙受不白之冤,含恨九泉!张学思将军逝世后,周恩来总理曾几次在和海军人员谈话中提及此事,他非常痛心地说:“张学思是个精通海军专业又能亲自出海的参谋长,现在死了,海军少了一位难得的将才,真可惜呀!”

  庐山会议后,当上了国防部长,开始主持全军工作,同时也在各军兵种抓权力,树威信,发展自己的势力。海军是个新军种,在这里没有基础,尤其是对于萧劲光、张学思等海军领导他极不信任,他处处觉得海军“不听话”、“不老买账”、“碍手碍脚”。

  60年代初期的一次军委会议上,决定拿海军开刀,他批评指责海军把“四个第一”变成了“四个第二”,他给海军党委扣上了三顶帽子:一曰“放着大路不走走小路”;二曰“有现成的好药方不吃却乱找药方”;三曰“像个懒婆娘管家,管得稀稀拉拉”。的三点批示,等于是对海军工作的全盘否定。

  政治上否定之后,接着就是组织改组。以“加强海军领导”的名义,派遣李作鹏为首的几员心腹干将到海军“掺沙子”。这伙亲信到海军后有恃无恐,到处扣帽子,打棍子,对海军成立以来的各项工作一概否定,对海军正在开展的比武活动和练兵高潮横加指责:“不突出政治”、“单纯军事观点”、“技术第一”

  主持军事训练工作的海军参谋长张学思将军不得不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在一次海军党委扩大会议上,他针锋相对地说:“海军是在党中央、毛主席亲切关怀下成长发展起来的,成绩是主要的,全盘否定,不符合唯物辩证法!”海军副司令刘道生也气愤地说:“你们借突出政治,干扰和影响了军训,搞得快艇不快潜艇不潜,将来还要搞得飞机不飞!”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出席了这次会议,他支持海军广大干部的正确意见,对海军工作给予充分的肯定,同时,也对李作鹏一伙的谬论进行了严厉的批驳。他说:“海军党委无论在哪方面都作了很大的努力,做了大量的工作,很多工作是有成效的。这些要否定也是否定不了的。戴帽子是容易的,但是戴得不合适,就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而且要伤人!”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而止。自将一伙亲信安插进海军后,海军便不得安宁了,内部的斗争愈演愈烈。随着斗争的不断深入,就连张学思解放初期亲手创办的被誉为“海军军官摇篮”的大连海校也受到株连。由此而开始了一场全军院校的“焚书运动”。

  张学思和海军的主要领导被搅得无法正常工作。张学思愈来愈感到憋气,他不愿意在这种黑白颠倒、自己又无法改变局面的环境中工作下去。因此,在“”来临的前一年,他就向周总理提出要离开海军到六机部工作的要求。六机部是受国务院直接领导的,又是管造船的,这样,也可以在周总理直接领导下继续为海军建设贡献力量。在此前后,吕正操到张学思家串门时,张学思曾向他倾诉过自己的苦衷。吕正操又两次找周总理,谈起张学思的调动问题。

  可是,周总理没有同意。他从全局考虑,决定张学思不能离开海军。为此,他以个人名义,向海军党委提出挽留张学思的三点理由:(一)他经过长期革命斗争的考验;(二)他留过学,懂得海军专业;(三)在国内外有一定影响。

  这是周总理变通地给张学思的一道“护身符”。然而,连周总理也没有料到,当那场空前的浩劫到来时,谁也没有力量去阻挡那席卷全国、吞噬万人的狂涛巨澜。

  1965年秋,张学思申请参加“四清运动”,他想借机离开海军一个时期,以清净一下。10月,他和刘道生带领海军司令部机关部分人员来到天津塘沽区北塘人民公社,他住在渔民华老三家里。他和渔民们同吃一锅饭,同抽一袋烟,一起出海捕鱼,一起修船补网。渔民们见他挺实在,穿着也和他们没两样,都亲切地叫他“老张”。半年后,四清工作结束的欢送会上,渔民们才知道,老张原来是海军的参谋长:“是个大官!”

  就在工作队回京之前的最后一次出海,发生了一件异乎寻常的事情。70678红姐心水论坛几乎是在一瞬间,本来风平浪静的海面忽然狂涛巨浪大作,小小的木制机帆船一下倾斜30多度,甲板上的人几乎全部摔倒。张学思当时正在驾驶台上,他和经验丰富的船长迅速把船头转向,才使渔船没有被掀翻。大约有一袋烟工夫,浪峰过去了,海面又平静下来。这场灾难来得突然,去得迅速,甲板上的渔具都被打坏,一位渔民丧生,还有五六人受伤。原来,这是渤海南部海底发生地震造成的海啸。这场海啸发生得非常突然,人们事先毫无思想准备,这似乎是上苍向人们预示着什么。

  大自然的灾难张学思同志幸运地闯过来了,而即将来临的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浩劫,他却无法闯过去

  【“文坛隐士”塞林格】塞林格以“文坛隐士”著称。一次他看到自己的照片被印到了《麦田里的守望者》的封面上,立马让编辑撤了下来,称“觉得作呕”更多

  【刘志丹笑对高岗:坐监狱等于休息罢了】1931年,在陕西彬县搞兵运的刘志丹被杨虎城部将苏雨生逮捕,戴上12斤的铁镣,严刑拷打押入大牢。高岗只身一人更多

  邓拓是一个文人,自认为“书生”,他也是一个忠诚的员、高级干部,矛盾的双重身份曾使他的人生大放异彩,也使他的命运坎坷纠结。1949年以后,作为中共中央第一机关报《人民日报》的总编辑,邓拓卷进中央领导阶层的内部分歧,直面中国往何处去的路线之争。他被推到历史的悬崖边,进退两难。1966年,“文革”以他和吴晗作为突破口“祭旗”。邓拓选择玉碎,为他的矛盾和痛苦画上句号,也为一个时代的悲剧拉开序幕。他是因“文革”而自杀的第一人。